首页 >  戏剧

常德保卫历史图片纪念碑 在抗战时期,你觉得最悲壮的一次战役是哪次?

时间:2021-11-30 11:25:36 阅读:68033

常德保卫历史图片纪念碑 在抗战时期,你觉得最悲壮的一次战役是哪次?

在抗战时期,你觉得最悲壮的一次战役是哪次?

德械第88师的“血统”那是杠杠的纯正,它是由原“国民政府警卫军第2师”改编而来,这个警卫军是老蒋第二次下野之前的1931年5月,以教导第1师和国民政府警卫旅合编组建的,很有点“近卫军”的意思,该军下辖两个师,官兵待遇优裕且装备精良,军事训练以德国军事操典为范,团以上指挥部都配有德国军事顾问,而该军的首任军长兼第1师师长,正是蒋系“八大金刚”之一的顾祝同。

(德械师少尉排长)

顾祝同是以洛阳行营主任、第16路军总指挥的职务转任警卫军军长的,可想而知该军的级别之高。该军所属的警卫第2师师长,也是老蒋一等一的嫡系,即原国民政府警卫旅旅长俞济时,这个黄埔一期生从毕业开始,就一直充当着老蒋身边侍卫官或者警卫部队头目的角色。是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国民政府主席”老蒋在内焦外困之下年底宣布下野,警卫军的番号因名不符实被撤,所辖两师遂被军政部改番号为第87师和第88师。

番号调整后两师的首任主官分别是张治中和俞济时,并于1932年初再合组为第五军开赴上海,支援第十九路军的“淞沪抗战”,两师官兵浴血奋战歼寇如麻,是较早具备对日作战经验的一批中央军部队。战后第87师以副师长王敬久扶正,同时以第87师第259旅旅长孙元良擢升第88师师长,两师的补充旅再合编为第36师(宋希濂),与中央军校教导总队(桂永清)一起,成为最早装备德械的精锐部队。

(张治中)

了解了第88师的历史沿革后就要注意,顾祝同不仅曾经是第87师、第88师的老长官,还是孙元良在警卫1师的顶头上司,也是在北伐南昌之役中,为打了败仗的孙元良说情的黄埔教官之一,否则秦汉爹地1927年就应该被枪毙了(其叔孙震也是加分项,川中军阀)。这层关系对后来淞沪会战期间第88师的调动,起了很大作用。

1937年8月12日,第九集团军总司令张治中再次率领第87师、第88师赶赴上海,准备趁驻沪日本海军陆战队兵力稀薄之际(4000余人),一举将他们赶下黄埔江喂鱼虾。孙元良率全师从驻地无锡出动,乘火车秘密到达真如车站,不过孙元良发现真如附近根本无险可用,地形非常不利,遂冒险命令一个旅推进到闸北地区,在北站、江湾、八字巧一线占领出发阵地。

(顾祝同)

次日下午三时许,第88师先头部队一个营搜索前进到达了八字桥,这里也是1932年淞沪抗战的停火线。而由于当日上午日本内阁和军部已经做出了派遣陆军增兵上海的决定,所以日本海军上海特别陆战队胆子也壮了起来,不再一味缩守司令部大楼周围,而是派出一个大队向宝山路延伸布防,就这样,第88师易谨营和日军伊藤大队,在八字桥意外地狭路相逢,营长易谨少校下令开火,第88师由此打响了淞沪会战第一枪。

震惊中外的“八一三事变”就这么爆发了,8月14日起,中国军队以陆空配合、步炮协同和步坦联合,开始猛烈攻击虹口日军海军陆战队大楼,淞沪会战全面开打。在长达三个月的惨烈会战中,中国军队先后增兵至70万人,而日军也逐步增加到20多万人,第88师付出了惨重代价,期间部队进行了至少六次新兵补充。战至10月底,由于日寇第十军已经在侧后方金山卫登陆,为避免遭到合围,老蒋终于下令实施总退却。

(第88师的师长、副师长和参谋长)

不过在撤退命令下达的同时,老蒋又异想天开加了道补充命令,要求第88师全师留在苏州河以北准备“分散游击”,以扰乱日军后方同时掩护大部队转移。孙元良看见命令当时就抽了,因为这样第88师必然全军覆灭,很可能最后连番号都保不住,于是紧急派出师参谋长前往第三战区前敌总指挥部,请求取消这一命令,理由很简单:这是徒劳牺牲。

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前敌总指挥正是陆军二级上将顾祝同,他其实也清楚这道命令有点荒唐,在整个上海地区几十万中国军队全部撤光的情况下,单单留下一个伤亡惨重战力大损的第88师,无异于羊入虎口,但他更明白,老蒋之所以决意留下一支部队在上海市区坚持,是打给国际社会看,是表明中国抗战的决心的某种政略,公开抗命肯定是不成的,何况是他素来百依百顺的“顾百顺”。

(88师官兵在淞沪会战中)

第88师参谋长张柏亭很会说项,一方面他代为转达了孙元良的意见:在苏州河北留一个师是牺牲,留一个班也是牺牲,最合适的办法是留一个团意思意思;另一方面老张大打感情牌,说这88师也是您的老部队,就忍心看着它全师覆灭不成?顾祝同在军中最是长袖善舞,这番话和这个折中的办法确实说动了他,于是当场下了决心:“时间紧迫,就这么办,你赶紧回去布置,这边我负责向委员长说明情况”。

孙元良听完张柏亭的汇报长舒了一口气,他这位著名的“飞将军”总算不用留下来等死了,并且在执行命令时又打了埋伏,仅仅以第262旅之524团第一营为基干组成加强营,冒充一个团的番号死守师部所在的四行仓库,师主力迅速跟上大部队撤退。于是该团团副谢晋元中校率领的这452名官兵,就成为了偌大淞沪战场上,唯一留下来的建制正规军,所面对的则是日寇上海派遣军的10余万部队,这注定是一场悲壮的战斗,一场以寡敌众的决死战斗。

(谢晋元和战士们)

从1937年10月27日到31日,号称“八百壮士”的524团加强营利用四行仓库的坚固结构,多次击退日军大队级、联队级的进攻,击毙日军200余击伤数百名,让不敢使用重炮(四行仓库南面紧邻苏州河,河的另外一边就是租界)的日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甚至还损失了两辆坦克却硬是无可奈何。而谢晋元所部仅仅伤亡37人,最后在美英等国的“调停”下退入租界并且遭到缴械羁押,这就是抗战史上有名的“四行仓库800壮士”的战史原貌。

第88师由此成为第一个投入也是最后一个撤离淞沪战场的部队,就激烈程度和惨烈情况而言,淞沪会战是抗战时期最悲壮的一次战役,抗日官兵伤亡30余万人;而其中最悲壮的一次战斗,则无疑是谢晋元指挥的四行仓库战斗,日本侵略军因遭到顽强抵抗而损失惨重,这场战役标志着卢沟桥事变后,中日之间已由地区性冲突升级为全面战争,中国军队也彻底粉碎了日本“三个月解决事变”的美梦!

(800壮士撤入租界)

原文标题:常德保卫历史图片纪念碑 在抗战时期,你觉得最悲壮的一次战役是哪次?

原文来源:"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即刻删除!"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 | 关于本站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使用条款 | 投稿指南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内容均采集于互联网其他平台,如果侵犯到任何版权或隐私请及时联系我们(感谢您的支持!)24小时内承诺删除。